自述(其四)——答LT


12人参与 |分类: B优生活|时间: 2020-08-01
自述(其四)——答LT

消除背景和时间,只剩下关係。这关係变得十分诡异。剩下的是一种没有原因的关係,这关係就只有动与被动,在没有地平的状态下旋转。

因此我才能遇见他们。在平常这充满了背景的界,这些背景规範了关係,我是不可能遇见他们的。这个世界只要有轴,我们的距离就必然的被框定,在一些参照之中,关係可被理解,亦完全被误解。这非是你把两轴对倒就能够显出的真相。

在此彻底没有经验的界,我看见了他。他的动作似乎是在攀登一座已忘记了他的人没有创造出来的山。这座山应该是存在的,只是没有被创造出来。毕竟这不是一座被创造过的山。在一个忘记了他的人的记忆中,这座山从未出现过在其经历里。此山有路,但去不到我想去的地方。我想去的是去不到的地方,于是我需要抱石,从岩壁徒手上引。我知道我必须要这样做,才能抽离于被创造而存在。我想触摸一些创造无法顾及的细节,那些柔软的石缝,只要你的手指比它坚硬。

此刻就只有我和石的关係。我赤身成为了壁面的反面,摸索那些无从施力的位置。他们都说这是一座无可攀登的壁,因为它并未被创造,因此攀爬中的他必然是真的。

移动是必要的,只有真正的随机不能被压缩,成为预测和经验。虽然我是多想停留下来,维持着这种攀爬的形状。

被创造的我有时会疑惑是否只是我想像被一个已忘记了我的人创造。我的确是被一个记起我的人创造,还是我创造了他们二者。天色你道甚幺的歉,灰不透的灰在挥舞的轮廓。没有人知道我来了攀山。他们都说一个人不安全,我并不需要安全。那种岩石非常光滑,毫无施力点,可让我结而为蛹。那本应存在的立足地没有被创造出来,我也没有被创造回去。

手汗如雨。

如果你变成了地图上的一个名字,我攀石的时候到底触摸了甚幺。那是根本不存在的肌理,可能就是忘记。

我用了一个梦的时间反省。那个梦很长,我一直把自己悬挂。的确我不知道自己能够反省甚幺,我只能等待后果,或者更正确,是后果等待我的离开。这样的我无从被曾经记得我的人创造,我只存在于自己的掌心中,一直冒汗,直至我握不紧自己的过去。

正在下一场不会停止的雨,说正在是比较多余的,正如说比较一样。我所攀爬的气味的确已经消失了,我唯有停止,或者不停止。那时的我,正在思考为何我日后会变成这样,而现在的我将会是那幺无知,对于旧日的我会否在某刻被创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