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造者 = 创业者?东京光箱市展售会设计师的甘苦告白


74人参与 |分类: N最生活|时间: 2020-08-01


(Photo credit:Experimental Creations)

自造与创业,是近期在世界各地设计圈被热烈讨论着的话题。但从自造者走上创业,难道是这时代设计师必然的道路吗?然而并不是人人都能当创业者,也总听到设计师们说,商业模式正是他们的弱项,那幺还未走上创业的设计师,他们的下一步该往哪里走?

刚于日前结束的东京光箱市展售会,聚集了多位日本、台湾、韩国新锐设计师与品牌,大家多是循着当下盛行的自造模式,从自己设计、小量生产到贩售,然而这样的模式套用在每位设计师身上都能成功吗?这一路走来可有哪些辛酸与成就?现在就带大家深入光箱市展售会现场来听听新生代设计师们的经验谈吧。
自造者 = 创业者?东京光箱市展售会设计师的甘苦告白
从自造迈向创业,这条公式真的可行吗?(Photo credits:Tom Dixon)

自造者(maker)等于创业者(entrepreneur)吗?

在欧洲,部分设计师因为产量不足以委外製造,所以在工作室中製作并销售设计,这种模式称为「设计生产者(Designer-maker)」或「自製模式(Self-production)」。最有名的案例之一,要属英国设计师 Tom Dixon 了。

套用这个公式例证,目前许多中小型设计工作室多半依循此例。但各位设计生产者真的都了解什幺是创业吗?亦或是,糊里糊涂就踏上这条不归路呢?
自造者 = 创业者?东京光箱市展售会设计师的甘苦告白
Experimental Creations 是一个以材质研究与创新过程的企画,从材质特性或创新製作技术,聚集许多年轻的创作者提出全新设计,过去也曾参与过东京设计师週与米兰设计週的展出,直接与间接促成许多独立设计师品牌的成立。(Photo credits:bluespot)

「光箱市 Light Box Market」展售会

日前在日本东京南青山举办的「光箱市 Light Box Market」展售会,是由 Experimental Creations 与 bluespot 所共同策划,集聚了来自日本、台湾与韩国的年轻设计师们,大玩材质的实验与挑战,并且只要喜欢、通通都可以买回家!

不过,这对 Experimental Creations 来说,这样的展售发展虽然广受民众欢迎,但并非他们的本意,总监上野侑美说,Experimental Creations 的重心并不是放在设计师之上,而是针对某一个材质的研究过程中,逐步加入合适或有兴趣的设计师,希望可以迸出不同的火花,尔后的设计商品化、品牌化都是设计师的自由发展了。
自造者 = 创业者?东京光箱市展售会设计师的甘苦告白
自造者 = 创业者?东京光箱市展售会设计师的甘苦告白
「光箱市 Light Box Market」展售会邀请到来自台湾、日本、韩国的设计师们共同参与,因此会场内可以看到许多台湾的设计品牌,像是物外、Drilling Lab、eye candle studio、:overdue 等的作品。(Photo credits:bluespot)

从自造到创业,设计师们的甘苦谈

聚集在「光箱市 Light Box Market」展售会的日本新生代独立设计师与设计品牌,已多小有成就与知名度,但从他们一手包办设计、製造与销售的甘苦告白中,也不禁让我们重新思索起,在「设计」这个产业之中「设计师」的角色扮演。

参与计画的设计师工藤健太郎就说,毕竟是花了很多心思与时间作出来的作品,当然会希望它能延续下去,商品化或是成立个人品牌自然就是选项之一;以其品牌名 THRILLER 在展览现场中举办网版印刷工作坊的诸桥拓実透露,日本多半会在学生时期即决定好未来的出路,「自立门户」多半是许多设计学生的未来志向之一,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以他自己为例,今年 26 岁的诸桥拓実先后经历两家设计事务所,始终无法在职场获得创作的满足,而选择以独立设计师的方式闯蕩。
自造者 = 创业者?东京光箱市展售会设计师的甘苦告白
自造者 = 创业者?东京光箱市展售会设计师的甘苦告白
设计师诸桥拓実在现场示範起网版印刷製作。(Photo credits:bluespot)
自造者 = 创业者?东京光箱市展售会设计师的甘苦告白
工藤健太郎的《Weaving Porcelain》系列,是利用瀬戸地方延续 100 年的 Race Doll 传统技术,混合着二手毛衣所製成的瓷器。在固定成型的陶瓷量产品上,将毛线与泥浆混合,一个个手工缠绕后再烧製,让毛线柔软而温柔的表情在瓷器上绽放。(Photo credit:工藤健太郎)
自造者 = 创业者?东京光箱市展售会设计师的甘苦告白
自造者 = 创业者?东京光箱市展售会设计师的甘苦告白
上排图为 kamina&C 沢田猛打出知名度的《斑比椅》,而下排图则是沢田猛新作《WOOD LAYER》,这是将木工製造中产生的木屑,混合树脂后重新製作成的商品,结合木头本身的色泽与后加工的色泽,创造出新的样貌。

而以《斑比椅》(Bambi Chair)声名大噪的 kamina&C 沢田猛则有段让人心酸的故事,他说「创业」对他来说是一个不得不的选项。因为没有设计相关学历背景、也没有读大学的沢田猛,在文凭主义的日本社会之中,想进设计公司工作也不得其门而入。

于是他靠着在服饰店的工作建立了品牌的观念,接着进入木工工厂中学习製作技术,才在 2012 年东京设计师週推出《斑比椅》受到注目,进而与丹麦的家具品牌 EO Denmark 授权合作,初嚐到甜美的果实(也才结束长达两年时缴不出房租的窘境)。
自造者 = 创业者?东京光箱市展售会设计师的甘苦告白
右图:大森谦一郎《Carpet Bag》,利用可以製作成地毯的环保材质所製成的提袋,不仅轻巧、可回收并且非常耐重,同时也可以在不将卡片取出的情况下,直接通过车站票卡机感应。(Photo credit:大森谦一郎)
左图:花泽启太《Tearable lamp》是运用不同的回收纸所製成的灯具,可以自己撕出想要的造型,保有纸的本质与特性。(Photo credit:MAG DESIGN)

较早一步自立门户的大森谦一郎,戏称自己是棒球场外看着年轻选手打击、喝着啤酒的欧吉桑,而他与 MAG DESIGN 花泽启太回想创业的起因是,早些年设计环境还不如现在发展得广,设计找不到工厂愿意做、或是没有商店愿意贩售都是家常便饭,带着一股「不甘心」所以决定自己出来,从设计、製造、甚至到最末端的销售通路都一手包办。

大森谦一郎说,如同 Nendo 在成功之前,日本也不太知道原来设计师可以与经理人搭配出营运模式。或许接下来更细的分工,已经在设计产业酝酿之中,设计师将可能回归到更单纯的角色也不一定。
自造者 = 创业者?东京光箱市展售会设计师的甘苦告白
自造者 = 创业者?东京光箱市展售会设计师的甘苦告白
设计师小宫山洋以「独一无二的创作量产」为概念,与打样模型职人室岛満共同创作出《Gravity》,一个个造型不同的玻璃瓶,共同摆放在一起时颇为逗趣。(Photo credits:小宫山洋)

综观光箱市参展设计师的各种说法,在设计领域之中,「自造者」与「创业者」的角色似乎密不可分,不过,大家也都坦承,商业市场多是设计师最弱的一个环节,如果只是单单想做自己喜欢的东西,而未能考虑长久营运的残酷考验,或许单纯当个自造者会比较能保持创作的快乐。

但是问到他们会不会后悔走上这条创业的道路,设计师们还是带着傻气的笑容说,再做一次选择都还是会这幺做!
--
自造者 = 创业者?东京光箱市展售会设计师的甘苦告白
以设计洞见未来,掌握全球设计与建筑的趋势脉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