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造者运动与衰退中的传统家俱产业


22人参与 |分类: N最生活|时间: 2020-08-01
自造者运动与衰退中的传统家俱产业

最近的自造者运动、3D 列印非常火红,不少书也将相关技术誉为第三次工业革命,有人认同也有人认为,现阶段所谓 3D 列印尚无法取代传统的製造技术,义大利有名的传统家俱产业对这波浪潮,似乎有点战战兢兢,产业逐渐委靡也是事实,我们来看看英国的知名设计评论家的观点如何。

知名 Dezeen 设计杂誌编辑提到,过去他们在撰写文章时,鲜少将那些介绍的产品标上价码。这倒不是他们觉得标价是件尴尬的事,也不是因为觉得把设计品标上价码很俗气,而是他们就是没有特别对价格有兴趣。设计杂誌是关于创新,革新的内容提供者,并非购物平台。当然有些时候,价格确实会左右我们的购买意愿及决策,但价格也不会是唯一的决定因素。

英国知名《卫报》设计艺术评论家 Justin McGuirk 最近在网路上看到一段关于「开放原始码家俱」的影片,由团体组织 OpenDesk 的设计师们阐述着消费者可以如何藉由他们的网站,下载孩童用的椅子设计图,并且交给 CNC 数值切割工厂以夹板为材质製作完成。这其实有点小小自行生产的感觉了,并且打着标语「这是连记者都主张着代表着革新,而设计师们则称之为客製化、破坏性的或一个社群的过程」这些词稍后会再一一解释,但首先想想,你愿意花多少钱来製作一张孩童用椅?

为了釐清这个问题,Justin McGuirk 下载了椅子设计图并且交给 CNC 数值切割工厂并请他们报价,随后收到了一份清楚的报价单包含:夹板,CNC 切割费及运费,总合约台币 6700 元。但通常你会用品质好点的夹板来做家俱,特别是要做椅子,你总不会希望你小孩的屁股被那些不平整的边缘刺到,因此通常一个现成夹板製的孩童椅凳大约是 8000 元 ,但当然这不能拿与 IKEA 来比。同时自行自造这部分价格因国情不同会有些落差,而切割费部分其实根据图面大小价格会有落差,但四千元在台湾可能只能切很小的东西,若是单纯的平面结构,或许可以用简单的镭射切割处理,或许会较便宜点。

开放原始码的家俱不会真的破坏家俱产业,直到他们真的製造的出高品质令人讚歎的物品

价格永远都是相对的,一分钱一分话,若这把椅子只能拿来让你说嘴「这是把开放原始码的凳子喔」,评量一下它的品质造型,那幺八千台币这价位其实颇贵的,若真的要省钱,大可以同样的价钱去 IKEA 买二十几张三百多块的小凳子,造型其实也很简约好看!或者你也可以用这价格去高档的设计家俱店买把真正设计师款的椅子。

自造者运动与衰退中的传统家俱产业
图一:开放原始码家俱範例 来源:openDesk
自造者运动与衰退中的传统家俱产业
图二:IKEA 椅凳 来源:IKEA

对于 IKEA 的廉价椅凳,那些开放原始码设计的拥护者可能会辩护「为了最大化公司的利润,以大量化製造降低成本,无非是仰赖着开发中国家的低价人工,除此之外还得装箱运送到世界的各个角落,拜託这很耗油又浪费资源好吗!,快点来加入数位化的世界吧!传统的大量化製造时代该结束了」

那对于第二个选项呢,说真的,笔者若有八千台币,我真可能真的比较愿意去设计商店买把名椅,再补个两三千就可以拥有康斯坦丁以铝合金製作的 chair one了,或者也可以买到一个纯手工,表面经过良好处理,没有恼人边边角角的精緻椅凳,那种切割木片拼出来的椅子,拜託又不是在做美劳~但这是无法避免的,目前你能下载到能够以简单的切割机器製造出,并且以沟槽卡榫的方式组装的设计图面,就是很 2D,非常平面。开放原始码的家俱要取代那些精緻做工的美丽家俱,还差得远呢!

自造者运动与衰退中的传统家俱产业
来源:officechairscanaDa

Justin McGuirk 说了一句很犀利的话:

或许这句话听起来好像它是一位科技保守派的拥护者,深怕设计师失去存在的价值,但 Justin McGuirk 仍然相信开放原始码是俱有潜力的,在未来一定会有不同凡响的革新,并且也认同其部分价值,他认同你希望可以用那些自己製造的家俱来取代大量全球化的商品,你希望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设计并製造出来,他也非常鼓励,我想这部分也是 3D 列印技术于消费市场的未来及现在心之所向。

但其实仔细想想,现阶段开放原始码设计这项举动,是不符合经济效益的,这也不是原始码公司 OpenDesk 的错。Justin 提到他彻彻底底地玩过一次所谓自造者家俱的流程,意即自己购买木料,并且下载了一个很 1974 年很经典的「自己设计」系列拿去做切割,没错这个概念在几十年前就有了,但现代的科技及製造技术又将其再次的吸引众人的目光。虽然价格上省去了人工,但原料本身其实并非你想像中的那幺便宜。其实这点很容易想像,大家应该想想为啥设计系学生总是会花大钱买材料,做出一个无法运作的「模型」,笔者自己也去台北太原路买过木料,一片 40 x 40 cm 的合版木头,真的够买一张 IKEA 的凳子。又或者烹饪过的人就知道,若你要真想做出一人份的海鲜蛤蜊鸡肉义大利麵或肉酱麵,或许你去义麵坊吃还便宜些,当然你若一次煮给很多人或分好几次吃的话不算,所以大学曾经外宿的也都知道大锅菜一起煮一起吃就是比较省。

知名设计师 Artek 也曾经将自己的「自己设计系列」推出,但基于规模经济的问题,你若真的自己下载生产製造,就是无法低于万把元, 这是经济规模的问题!自造者无法像以前一样由大家帮你分摊那些昂贵的製造与材料费用,大量化製造的材料价格是规模谈出来的。

或许在这个所谓「自造者运动」中 ,科技让我们跨越了一些隐形的界线,使我们不必跟设计师一样有设计能力才能製造出想要的产品,但凭心而论,虽说这是「客製化的开始」亦或一种「社群运动」,今天你要怎幺「开始」客製化你的产品呢?或许甚至连个适当的软体都没有,虽然

笔者之前看了长尾理论作者 Chris Anderson 写的《自造者时代》一书,里面提及欧美先进国家的家庭运用简单的开放原始码功能,为自己的小孩印出一些扮家家酒的玩具,若孩子玩腻了,可以随时在印一个。但事实上已成人的角度,目前消费机种的列印品质事实上是不佳的,什幺叫做品质佳的,大家若有机会逛街会发现一些以 3D 列印製作的手机壳或产品,可以仔细瞧瞧,其实价格不斐,先前有去松菸看过 3D 列印展的那些,并非一般消费机种出得来的,当然我个人很期待平民消费机种的品质会越来越卓越,这也是可以预见的,毕竟 3D 列印机的历史就跟传统印机一样,想当初一般家庭哪会有雷射印表机呢。

当然 Justin 的本意也不是在数落自造者运动,而是认为,我们并非正在革新之中,而是在革新之间,相关技术并还没有成熟到能完整过渡到整个消费市场或产业,这边谈的不是你曾经听到的用 3D 列印製作义肢或打造飞行器,建立太空站等等,这边指的是一般消费市场。

美国极简主义艺术家 DonalD JuDD 曾抱怨「要找到一盏好的灯真的很难」其实很多设计师都曾这样抱怨过,Justin 也附和「你想找到好的沙发更难」,他说,去年我就想买一个,我想找一个不要太丑,样子 OK,也不要那种贵到不像话的,该去哪找?没错,就是义大利,义大利工匠与工业结合的特点 -- 一个自战后留存到现在的不朽的设计价值,依然提供者我们可看的外形、品质,价位不至于像 BMW 那样高不可攀的奢侈品等级商品。

笔者也认同 Justin McGuirk 所说,或许你可以去下载个开放原始码的设计图,并且自己买材料切割,但我们希望这一切运动或科技,不要这幺完全的取代传统的工艺价值,或破坏掉人类美学文化的传承,毕竟科技与设计是要更丰富且提升人们生活的品质。不过若有一天科技能 100% 无接轨取代工匠技术,那也就没话说啰!各位觉得呢~?大家会愿意用开放原始码的简单设计来取代传统的家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