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造者浪潮不是科技革命,而是一场社会运动


90人参与 |分类: H亮生活|时间: 2020-08-01
自造者浪潮不是科技革命,而是一场社会运动

本文作者为 Openlab.Taipei 共同创办人郑鸿旗,原刊登于作者 Facebook〈 来源)

而美国政府也看到这趋势从善如流,在 2014 年的时候,开始举办 Maker Faire White House 作为示範,让全国民众意识到 Maker 相关议题的重要性,或是美国国科会也给与相关研究议题大力补助,例如来自台湾现在在美国印地安那大学任教的卢少雯教授与她的丈夫 Jeffrey Bardzell 教授,最近获得美国国科会 120 万美金补助,计画研究内容基本上是以台湾自造者、大陆创客的生态与活动为蓝本,来探讨美国中西部 Maker 运动的未来。美国政府会相当重视这方面的发展,并且放到国家战略的等级上,其实是为了将生产製造对中国的依赖拉回到美国本土的措施之一。

自造者浪潮不是科技革命,而是一场社会运动
美国白宫也注意到了 Maker Fair

从 2005 年发行至今的 Make 杂誌,也有人对这本杂誌所带来的改变有不同的看法,认为这是非常成功的行销模式,透过杂誌与相关活动炒热 Maker 议题,并且从中获得利益。但是也无法否认因为强化杂誌贩售所举办的 Maker Faire 活动为这世界所带来的改变以及连锁效应,甚至成为一种指标,能够具体反应当地的 Maker 运动能量。

更惊人的是 Maker faire 成长非常快,在 2014 年内全世界总共举办了超过了 130 场 Maker faire 。在这多年的 Maker 议题讨论与相关活动交流下,逐渐有描绘出 Maker 活动路径以及是什幺的论述产生,例如 Chris Anderson 的着作《自造者时代》或是 Mark Hatch 的着作《全世界在疯什幺自造者运动?》,以及来自台湾的团队,透过集资来完成的纪录片 Maker《自造世代》等等,在些内容里梳理了今日所称的 Maker ,其实是来自我们喜爱动手做的天性,有人类活动中就一直存在着,是随着社会演进的文化。

所以美国过去的车库文化形成就是很好的例子,并且常被拿出来举例说 明,而创立苹果公司的贾伯斯等人更是其中的代表人物。因此 Maker 运动中,动手製作进而创业的议题,变成很热门的讨论之一,而大众集资就成为创业获得资金,进而实践梦想的最佳出口。

在 kickstarter 集资平台上, Maker 进而创业成功的例子一再涌现,虽然最容易吸引到大众目光的集资案件都集中在 Arduino 相关的电子套件、3D 印表机与多轴飞行器的相关计画,但是也让媒体对于凝聚这些走向创业的 Maker 的空间深感兴趣,例如生产 3D 印表机的 MakerBot Industries 就是从 NYC Resistor 空间出来的,但是这些空间与过去的贾伯斯之于车库是不一样的,因为 Maker 空间不只限于实体的空间,还有包括网路上相关主题的社群。

空间不是主角,却成了媒体炒作的唯一

但是对于媒体想要报导的位置而言,空间描述相对于网路社群是比较容易的切入点,所以像 Hackerspace、Makerspace、Fablab、Techshop 等空间都一一被介绍出来,这些空间在台湾都被称为自造者空间,或是在中国都被称为创客空间,不同的英文名称却在中文翻译后被归纳成为同一个,但是实际上这些空间却有所不同。

自造者浪潮不是科技革命,而是一场社会运动
MakerBot 的 3D 印表机

或许就这些空间看起来颇为相似,活动内容不外乎是交流、分享与製作,但是其发起的时间、理由与组成运作都有所不同。

有趣的是 Techshop 与 Fablab 都在运动之前就成立,是因为有涉及到动手製作与数位製造相关的部分,逐渐被归纳到 Maker 空间议题的讨论中。

自造者浪潮不是科技革命,而是一场社会运动
NYCResistor-Hackerspace
倒果为因,反倒可能种下恶果

也就是大众集资的电子产品成功案例以及上面所提及的空间报导介绍,逐渐在这几年塑造出一种关于 Maker 的形象,一位 Maker 应该对于 3D 列印熟悉,擅长 Arduino 以及软硬体整合,或是善于动手製作却缺乏设计的狭义概念。

但是就广义的来看,所谓的 Maker 应该非常多元,涵盖各种动手製作的活动,木工、金工、烹饪、裁缝、绘画等等都是,是一种贴近生活模式的文化活动,其实在美国的 Maker faire 都可以看到各种类型的製作分享,但是不知道为何媒体的报导都容易聚焦在某些类型的计画上。

另外 Maker 不管是上集资平台、创业,通常都是解决自己的问题或是针对观察问题发生的原因,和想把自己脑海里的的念头做出来之后的事情,并非一开始就是为了创业。

无关科技革命或创业,这是一场由下而上的社会运动

运动发展至此,由下而上从民间所起的活动,透过媒体的长期报导下,然后吸引政府部门注意而开始介入,逐渐会有更多的重点落在经济与产业面上。然而由上而下 的力量越多的时候,更要想想 Maker 的本质究竟是什幺?而 Maker 聚集的空间是为了什幺而存在?

对我来说 Maker 就是生活态度,从过去的 DIY到今日的 DIWO,以开放的心情去学习、製作与分享。 Maker 空间包括网路社群与实体空间,提供社交、技术交流和跨领域、参与式学习的地方,在此共享各式资源与工具。对某一议题的过度重视与介入,往往容易模糊了焦点,顺其自然的发展可能对 Maker 运动来说才是有益的,因为这是一场社会运动而不是科技革命。

相关资料: